关注:在日外国籍居民无投票权 产生疏离感

© 日本一般社团法人共同通讯社

  【共同社10月28日电】在日外国人不享有日本的参政权,无法给31日投计票的众院选举投票。“明明是出生和长大的国家,也交了税金。”在定居日本的外国籍居民等中,也有不少人强调疏离感。

  “一般到了18岁就能去选举。我没有被看作真正的大人。”韩国人金正则(64岁)是东京一家市场调研公司的社长,从上一辈开始就在日本居住。他叹息,就算对在日朝鲜半岛人的仇恨言论肆虐感到“生存权”受威胁,“也没有办法选择致力于仇恨言论对策的候选人,无法参与社会”。

  他与各种国籍的居民一同,正展开要求获得地方参政权的签名活动。他谈及心愿,称“希望在我死之前能投票,觉得在这个国家出生真好”。

  大阪市西成区的中国人徐翠珍(74岁)从上一辈开始就在日本。她在民间保育所工作的24岁时,随着工作单位改为市立,其国籍成为了被解雇的理由。她指出,住在日本的外国人增加,国籍也呈现多样化,但出入境管理设施侵犯人权、作为劳动力使用的外国人技能实习生问题等,距离共生社会还很遥远。

  徐翠珍也主张,首先从地方开始,有朝一日也需要国政的参政权。这是因为她认为,没有外国籍居民参与政治,就不会发生“社会变革”。

  来自印度、把国籍改为日本的东京都江户川区前区议员Yogi(44岁、原名Puranik Yogendra)就向外国人赋予参政权称“应该分阶段进行讨论”,比如限定居住时间较长、对日语和日本社会等有一定程度理解的人等。

  Yogi在约20年前作为IT技术人员赴日。在外国居民较多的江户川区,他面对了从扔垃圾纠纷到警察的歧视对待等各种问题。现在的目标是迈向国政。他强调:“重要的是作为区域社会的一员,能活得和日本人一样。”

  众院选举中,部分政党在竞选承诺中写入了实现定居外国人的地方参政权,但没有成为一大争论焦点。在海外,比如欧洲等也有承认一定条件下外国人参政权的国家。韩国对于拥有永久居住资格的外国人,承认拥有地方参政权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