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注:日本開放留學生入境 手續漫長令人沮喪

© 日本一般社团法人共同通讯社

  【共同社11月16日電】日本已決定恢復因新冠疫情原則上停止的外國留學生新入境。不過,實際來到日本似乎有很長的路要走。留學生赴日需要經過向文部科學省申請等多個步驟,由於單日入境者人數受限,目前處於“排隊等號”狀態。期盼已久的相關人士起初十分欣喜,但也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感到沮喪。

  “再這樣沒盼頭地被迫等待太痛苦了。我想退學另尋其他出路。”綜合研究大學院大學遺傳學專業(靜岡縣三島市)教授岩裡琢治10日與隸屬其研究室的中國女學生在線面談時,對方說出了這樣的話。

  該學生4月入學後在中國的家中閱讀論文,在線參加研究室的研討課和學會等。隨著恢復接納留學生的國家越來越多,從日本前往海外的大學生等也開始增加,這名學生沒能進行開展研究必須的實驗,就這樣過去了約7個月。日本從本月8日起放寬私費留學生入境限制,這一消息令岩裡教授和女學生均感欣喜。

  但他們之後立即得知,多數的今年春季入學者需要排隊等候,明年才能開始辦理簽證手續。由於設置的入境者人數上限也包含商務目的的外國人等,文科省已公佈規則,對於在日本中長期居留所需的“在留資格認定證明書”,按發行日期先後進行處理。

  學生不知何時才能來日本,岩裡氣憤地表示:“心情彷彿一下子跌到谷底。關係到學生的人生,政府的應對卻如此緩慢。這是關乎日本信譽的問題。”

  東京外國語大學約有200人等待入境,校長林佳世子透露“也有學生在得知必須再等一段時間後感到失望”。她表示:“全球留學生爭奪十分激烈,也有人改赴他國留學。希望儘早讓對日本感興趣的學生入境。”考慮到也可能出現疫情第六波,她提要求稱“在採取充分對策的同時應避免一律停止(入境)”。

  大阪大學尚有約500人未能入境。多半是今春以後的入學者,預計最快要等到明年2月以後才能來日本。負責人正在與旅行服務企業商量入境後隔離期間的住宿場所等事宜,表示“將加緊準備以便隨時都能應對”。

  日語學校相關人士也有不少感到困惑。新日本學院(東京都福生市)等待入境的約250人幾乎都是今年4月以後的入學者。校長中島崇表示:“還以為總算有盼頭了。希望靈活調整規則,讓學生能夠儘早來日本。”(完)